刻木入木三分,启福艺福天下

                                   ——工艺大师王启福

    一把刻刀所能传承不仅仅是技艺,还有厚重的文化底蕴;一条书案所能承载的不仅仅是墨宝丹青,还有亘古的岁月变迁;一张雕龙宝座所能容纳的不仅仅是九五之尊,还有璀璨的历史遗风。一个高雅经典的的“仙作”流派所要传承的不仅仅是文化、岁月和历史,还要追崇一位在这百花齐放的行业里释以为大家风范,写意古典人生的工艺大师——王启福。

王启福眼中的王启福

   《庄子》有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生,之不可无妄永生,知,之浩瀚无穷无尽,文化艺术,亦是如此。历史更迭,弹指如烟,将生命的修行付之于艺术创作,倾心尽力于打造一个典藏品牌,传承华夏文明和古典文化,这,便是我醉心于雕刻艺术和古典家具文化的始作源流和毕生所愿。

   作为一个传统雕刻世家的后辈,少年时的耳濡目染,我欣然结缘于质朴的木样生活。“木,具温润,匀质地,声舒畅,并刚柔,自约束”,古人用极简练的言语概括了木的性格特征,千百年来的儒家传统思想中亦以此些品格作为对君子品行的要求。祖父辈传教于我的也不仅仅是雕刻的技法,更是约束我以木之沉稳,君子品行。这对我这么多年来的影响是深远的,我深知对木头的雕琢,讲究的不仅仅是刀法、工艺,更是对木之生命的升华,刀行方寸,刻意乾坤。在传承祖父辈的雕刻技艺和崇尚木之格高神秀之中,潜心造物,入乎其内,在雕刻艺术的浸染下,物我两忘,超乎其外。

   少年的木雕生涯,铸就了我与木头灵魂的水乳交融。促使了我与共木雕艺术一水流长的作为历史传承的载物——仙作古典工艺家具的相遇,品味那一段段流传有序的仙作明清家具史,是家居文化与雕刻技法的深情邂逅,是审美理念与实用主义的完美结合。在古色古香之中,我不得不深深为之折服,不得不喟叹那一件件家具的形材精美,意韵隽永。在明清遗韵中,立业以表志,情系古典,付以大福。

   时光荏苒,十余载光阴如水流过。在执着于艺术追求的道路上,我相伴大福前行,从最初的偏居一隅,到开设分店,再到各地的加盟店。大福在前行中不断探索,从寥寥无几的数名工匠,到术业有专攻的各类高级工艺师,再到如今完善的管理层,兢兢业业,屡获殊荣,我和每一个“大福”人在探索中不断追寻古意之大境之美,从简约淡雅的明式,到大气尊贵的清式,我们以明式为魂,清式为技,在大境之美中回归质朴,回归淡定与从容。

   感怀一代国画大师李耕前辈诲言“意正神自传,应以意正神,依神表意”。意会神传,臻形艺材韵于自己手中的每一件家具,以求最大化绽放自然之美,古韵之雅。又深谙先人蔡京典故一语“刻木铭心处”,颇有感触,多年来对古典文化的执迷,乃“执迷有悟”。将这种对艺术、文化的追求和领悟皈依于内心深处,在薪火相承中赋予载木传承的创新精神,不拘绳墨,领异覆新。

   浩瀚之间,深感仙作家具艺术之博大精深,历史文化之生生不息。这时代的洪流中,愿以绵薄之力,致力于让古典家具从“仙做”到当今真正的“仙作”,打造大福的明清艺术家具从“产品”到真正的“藏品”。余生不懈,愿使“仙作”得以载入艺术史册,使启福得以载入“仙作”史册。

                        

                          “大福”人与“仙作”人眼中的王启福

   每一个“大福”人在谈起王启福先生时总会流露出敬畏和敬佩交加的语气和眼神。

   作为“大福”企业的最高领导者,王启福先生在家具工艺上的严谨和一丝不苟可以说是所有人所敬畏的,每一件家具从研发设计,到选材制作,再到后期工艺,甚至是在展厅的摆放位置,他都有严格的要求和标准,对于瑕疵,他是锱铢必较的,甚至用大福员工的话来说,可谓是达到“挑剔和苛刻的”程度。     

   当然,这种工作上的严格并不影响每一个“大福”人对王启福的敬佩。因为在平日里他是诚恳的,他是平易近人的,他诚恳与人交流,博采众长,他平易待人,善于倾听。正是这样以一个平等的姿态立于大福掌舵人之位的王启福,使得大福得以上下一心,高瞻远瞩,以团队的力量在仙作蓬勃的扉页上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对于每一个资深的“仙作”人,王启福先生对家具品质和企业人文素质的重视也是他们素有耳闻的。这个名字在很多“仙作”人口中是“精品”的代名词,提起大福,更是“仙作”人心中明清家具艺术和文化交融的典范。

   如木之温润儒雅,谦谦君子,如家具榫卯之严谨,细致沉稳,这,便是“大福”人眼中的王启福,这,便是“仙作”人眼中的王启福。

                            

                                 鉴赏家和收藏者眼中的王启福

     在尚未进驻坝下乃至全国之前,大福还只偏居一隅于度尾。在王启福和他的家具还未为收藏界所熟知之前,这个小镇能拿的出的名片,是明代户部尚书郑纪与清朝时雕刻大师郭怀的故里。当然,还有不得不提及的以绘画风华一生的一代国画宗师——李耕的故乡。

     深受这些历史文化底蕴的浸染,王启福从入行开始,雕刻风格里就浸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文化气息,而其自身的天赋异禀也使得他手中的家具独具一番神韵,独特的形与艺中透露出的是一种文化的凝聚与积淀。这也是大福从立业之初,便有众多家具爱好者不辞劳苦,奔赴度尾为求一木的缘由,在鉴赏家和收藏者的眼中,他们的奔波是有所值的,因为王启福带给他们的是除了家具艺术之外的浓浓的人文情怀和古典气息,小镇大福,让他们领略的是大隐隐于市的清幽之雅,以及大象无形的大境之美。

     当然,王启福身上睿智和大家风范以及大福以“福文化”为主心轴的企业核心文化也是一个吸引这些鉴赏家和收藏者的向心力,他们在解读王启福,品味大福的同时也是在和中国绵延不绝的“福文化”对话,是对几千载仙作家具艺术和文化的收藏。

     受捧于业内外之士的王启福,如今俨然已成为小镇度尾当下的一张流芳溢彩的名片,而大福也逐渐成为“仙作”独领风骚的一面旗帜,王启福和他的大福也必将成为整个古典家具行业的一朵奇葩。

     

      刻木入木三分,艺,方显气韵浑然。启福艺福天下,道,可臻木心同秀。一代大师,王氏启福。